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纺织厂里的男工人
纺织厂里的男工人

纺织厂里的男工人

1995年6月8日,我终身难忘的一天,也是我刻骨铭记的时刻。

  当年我毕业了,满怀喜悦的心情参加工作(被分配到棉纺厂),政工干部把我领到车间主任那时,我感觉主任一脸窃笑,窗户外挤满了观望的脸(都是婆姨),主任对我说:小伙子好好干吧,不要有什么怨言。我就被他安排到分纱班组(这是比较轻松的活),我刚坐下,就听见周围的谈话:这小子帅,想办法吧。还有的说:恩,找个机会把他上了,不过要斯文点,瞧这细皮嫩肉的。

  午饭时间,车间一位很瘦的大哥(刘)过来对我说:小陈,吃饭了。我跟着他去食堂,一路上他给我介绍说:欢迎你来到我们车间,我们这有82个人连你3个男的,其他都是女同志,你来了我就解放了,以后有什么困难找大哥!我感激的说:谢谢。他说:你慢慢适应吧。时间就这样过了3 天,第4 天主任去厂部开会,刘大哥去了别的地方维修机器,午饭后,我安逸的躺在棉花包上午睡。

  忽然,门外传来吵闹声:我先进去,别挤!我抬头一看,我的妈呀,10几个30岁妇女进门了,领头的一个说:小陈呀,大姐们陪你玩玩,不要害怕,这是这里的规矩我说:什么规矩呀。她们说: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见势不妙,准备逃跑,哪里知道路都被他们堵死了。练窗户外面都堆了东西(天那,他妈的她们早有准备)。

  无路可逃,我顺手拿起一根缠棉纱的棍子喝到:你们想干什么!。领头的说:

  哟,小子来硬的,姐妹们上!玩死他!3 个膀大腰圆的婆姨把我按住(天呐,他们体重至少有180 斤)抢下我的棍子说:小子,乖乖听话,你这样的老娘见过多了!

  几个人3下5除2把我剥了个精光(由于是9月,身上那个衣服也不多。当时那个羞耻啊,真恨不得死了)我感觉周围都是一片白茫茫的,头顶上的灯是那样的刺眼,只感觉很多手在我身上乱摸,突然感觉下身被什么含住了,还有舌头来回舔。感觉很舒服,不知不觉就硬了,这种感觉和每天早上起床是的感觉差不多。

  只听见周围一阵唏嘘:哇,好大呀,真是好宝贝!我只觉得下半身一沉,我的弟弟被什么夹住了,我想抬头看看,可是头和手脚都被按住了,我只感觉热乎乎的液体顺着根部流,上面不停地抽动(这种感觉真好)。我闭上眼睛开始慢慢享受,过了好一会只听见哎哟哟哎哟的叫声。

  只觉的弟弟被夹的很紧,一股热流喷涌而下,身上那位位大姐身子一软说:

  爽了,哪位接班。又是一阵喧闹,又上来一位婆姨(我的命好苦啊,怎么没年轻点的),就这样断断续续我被10几个人上了,按我的人也换了好几批。我自己都快晕死了,浑身麻木,下身刺疼。

  一个声音说:时间快到了,我就不玩了把,别把他玩死了。另一个声音说:

  那不行,都要玩,这小子硬朗着呢,他都还没泄,不会挂的!。我眯眼一看,一位年青的姑娘满脸羞红望着我,大大的眼睛,长长地头发,细长的腰身,瓜子脸,柳叶眉,皮肤白皙,胸部高耸(哇塞人间极品呀)。周围那些婆姨们对她说:你不上也得上,别看你是新来的,你不上就会出卖我们!你不上就强行要你上!他们7 手8 脚把她身上工作服脱了,那几个婆姨说:哟,还是个雏呢!她们把她推到我身上,顺手脱了她的内衣,一对雪白的兔子在我面前晃来个晃去,乳头红嘟嘟的,她一脸通红,闭着眼睛。这些人又把她裤头脱了,说:你上吧,不上就不给你衣服裤子,看你怎么出这个门(真毒啊)。

  我感觉她的身体呼吸急促,双腿紧闭夹得很紧,几个人帮忙把她扶好,我只觉得一只手把我弟弟拿住,我觉得一紧,和前面感觉不同,只听她哎哟一声。周围的人说:慢点,慢点,这个还是个处,哈哈,这小子有福气!我看见大白兔在我面前晃动,姑娘双手捂住眼睛,几个婆姨扶着她上上下下的动,我感觉弟弟的被夹得很紧很紧,好像有一股力往里面吸,我全身血液都往里面流,自己也不自觉的挺动腚部迎合她。周围一阵嬉笑:这小子会享受,自己动了,松开他吧!,我感觉手脚头都被松了,我顺手模着她高耸的咪咪,玩了一会,搂住她的腰肢使劲顶,她开始捂住脸,慢慢的也抱住了我使劲往我怀里钻。我们就在众人的眼皮下做爱,大约过了40分钟,我感觉一股热浪喷涌而出,一阵接着一阵,她喊了几声嗷嗷嗷嗷。我两一下瘫软在棉纱堆里。

  我感觉好累,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怎么搞的,老娘还没玩呢!另一个说:

  还玩个P ,东西放这,锁好门走吧。我两眼一沉昏昏的睡了过去!我醒来时,已经天黑了,车间门已经锁了,我找到衣服,顺着窗户爬了出去,拖着沉重的腿慢慢回到了家,我晚饭也没吃,找到几件衣服,我去卫生间洗澡,发现弟弟很疼,上面还有血(这帮该死的,把皮都弄破了)洗完澡我就睡到了床上。第2 天,我找到厂部调了个工作,再也不想回到那个车间上班了,要是还去的话估计和刘大哥一样被抽干(怪不得他很瘦的)。这件事伴随我这么多年了,一直不敢找人倾诉,也不敢找人说,一直是我心里的阴霾。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