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三人轮奸的可心
被三人轮奸的可心

被三人轮奸的可心

「啊……不要啊……嗯……别这样了……休息一下……让人家。……休息一下嘛……啊……」。可心禁不住熊哥兄弟俩人同时对她身体的挞伐,开始向二人苦苦哀求。声音是如此的婉转,让人疼惜。且看着可心那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哀求神情,很少男人会拒绝她的要求。

  然而熊哥兄弟二人并不为所动,他们似乎是已经玩到忘了自己,根本不想放过可心,在可心身后的小钟捧着可心雪白的嫩臀使劲顶肏着说:「嘿嘿嘿嘿……。怎么了啊,我的小骚货?现在你浪够了爽翻天了就想休息,不过我们兄弟俩可还没爽够,呼……妈的,你就乖乖的忍耐一下吧,先让我们兄弟爽够了再说吧……我的亲亲小美人……」。小钟说完也不管可心的感受如何,马上便又再次用力地猛烈冲撞起来,而可心正处在高潮袭击的销魂快感中,哪堪他这样疯狂的抽插和顶肏.

  「啊啊啊……不要这样子……我不行了……停一下……啊啊……好粗……插得好深……嗯……好痛呀……嗯……啊……里面……里面会被弄坏的……会坏掉……啊……老公……轻一些……啊……让……人家……休息一下……求你了……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不要……别这样……嗯……太深了……老公……轻一点。……啊……休息一下嘛……好老公……拜託你了……啊啊啊……」。

  在小钟的猛烈抽插下,可心持续的高亢而淫靡的婉转呻吟着,那声音又是痛苦又是销魂。

  「嘿嘿嘿……休息一下?我说小美人啊……你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啊?难道你没听说过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天……呼……是我们俩兄弟与你的洞房花烛夜,当然是要把你给操得爽到升天去,让你明天下不了床,怎么可能让你休息?今天我们就是要把你的骚逼给操坏操烂,精液灌爆你的子宫,让你老公再也无法喂饱你,让你以后再也忘不了我们兄弟的大傢伙,离不开我们兄弟俩人。呼……妈的……操了这么久还这么紧,呼……有够爽的……呼……熊哥……你那边如何?」。

  「嘿嘿嘿……那还用说吗?嗯……唔……妈的……长得这么清纯口技却是如此的厉害……呼……好爽啊……喔……真爽!好会吃屌的小嘴……对……嗯……再吸紧一点……噢……干……有够爽的……嗯……你这个妖艳贱货……你这个婊子的舌功还真是厉害……嗯……爽死了……」。熊哥一边说着一边挺耸着腰部让粗壮的阴茎大力的进出可心的小嘴与咽喉,持续蹂躏摧残着趴在他身下的可心。

  可心这几周受到「红天使」药性的持续影响下,在极度的压抑情欲与欲望之际,在历经熊哥兄弟二人激烈的轮奸摧残后,加上这几周在工作与感情上受到的冲击,在心情低落与无人可以让她倚赖、倾诉、寻求慰藉与发泄之际,内心已变得自暴自弃,逐渐养成了有些被虐待的自卑与自虐性格,此时若男人温柔的对待她,用一般的性爱交合是不能征服与满足这个人间仙子的,只有让她先嚐一次痛不欲生且刻骨铭心的凌辱与淫虐苦头,强力的摧残折辱她的心智与自尊,才能使她心花朵朵开,极度的压抑情欲与交合的渴望才能够因此获得充分纾解。在熊哥兄弟二人对她的淫虐下,可心已经没有一丝丝的挣扎反抗的心意,全心全力地投入任熊哥兄弟二人激烈的蹂躏摧残的肉欲之中。

  「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唔……好老公……人家……人家要飞了……要来了……快要丢了……啊……再来……对……嗯……要升天了……啊……出来了……唔……啊……飞了……啊……丢了……啊……」。

  此时只见可心心银牙紧咬、黛眉紧皱,一双纤细的柔荑紧抓着熊哥的身体,强忍着下身蜜穴与嘴巴喉咙被双重蹂躏摧残的无比痛苦的同时,再度迎来的一阵高潮的冲击。今晚熊哥兄弟二人毫不怜香惜玉的对待,完完全全地击溃了她的内心的矜持与傲气,那不止是被人轮奸失身之痛,身材苗条纤细且媚骨天生的她,下身蜜穴原本就比旁人更加窄紧密实,遇上了熊哥兄弟二人这个令她先前难以想像且直径粗壮程度犹胜於思建的壮硕肉棒,凶猛且残忍的将她大力撕裂割伤,细嫩紧緻的蜜穴愈拓愈宽,几乎将这个人间仙子的胴体给撕了开来。

  但更令可心难堪的是那羞人的事实,在这无比的痛楚中,她竟感受到了即使在与思建、林飞等人做爱时,即使再怎么投入也从来没有达到过的销魂快感滋味,那是一种完全奉献上自我、娇躯,无论是身心都任男人宰割、凌虐,恣意的蹂躏摧残才会有的性爱乐趣。

  随着身后的小钟愈挺愈有力,那股快意也愈来愈强且凶猛炽烈,很快就将身体的痛楚逐出,令她无比自动的挺耸着纤腰与嫩臀,疯狂的迎合那难以想像的剧烈冲击,男人的阴茎一下一下都似乎插进了她的花心里,使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与舒畅快意。

  「啊……不行……别……别这样……喔……天呐……怎么可以这样……噢……啊……不要啊……这样我的身体……真的会被玩坏掉的……会裂开的……喔……喔……啊……不要啊……我的下面快被搅烂了……啊……啊……痛啊……人家……人家真的不行了呀……啊……啊……不要啊……不能再来了……啊啊啊……我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折磨我……嗯……啊……人家下面真的快要烂掉了………让人家……休息一下嘛……!」。

  可心彻底的抛开矜持与放开心防,毫不保留的尽情发出宛转动人,且让人分不清是痛楚还是欢愉的娇啼淫叫。

  熊哥兄弟二人在看到可心的反应与变化,不由得心中暗喜,他们知道经过这一轮的蹂躏摧残后,已经彻底的征服了可心这个人间绝色,让这位仙子堕入淫欲的漩涡中。在对可心恣意的淫虐与疯狂轮奸的同时,不断的嘲弄讥讽和讪笑着可心的淫贱放荡与堕落,但有更多的声音是在讚赏和惊叹可心的美艳。因为一位美貌赛过仙子的气质美女、一具曲线诱人的丰满胴体,这时候正主动配合着他们兄弟二人上演着一场不堪入目的床戏,二人享受着堪称是人间仙子的可心美丽曼妙的彤体。

  「嘿嘿嘿……怎么样啊……我的小宝贝……你现在可爽翻天了吧?嗯……呼……如何……?舒不舒服啊?是不是很爽啊?嗯……你想要休息……嘿嘿嘿……要不我现在就停下啊?」。小钟淫笑着说道,同时停止对可心的猛烈抽插活动,而在可心面前让她口交的熊哥也停下动作,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粗壮的阴茎抽离可心诱人的蜜穴与小嘴。

  小钟与熊哥在可心身体最需要、最渴望的时候投下了那诱惑的邪恶果实,想要完全彻底的打击可心她那早已屈服的心灵,在用言语与激烈的交合的双重方式凌辱她的心智与自尊,将她仅存的一丝理智与反抗挣扎的意志彻底摧毁掉,让她沉溺於与他们二人的性爱交欢中,成为受制於他们兄弟二人专属的性奴。

  「啊……好空虚啊……嗯……好痒啊……下面好痒……好麻啊。……我要……啊……别……别停下来……人家……人家想要……啊啊啊……你们的……大鸡巴……用力……用力插……人家下面……啊啊……人家想要……啊啊啊……好痒好空……好酥好麻啊……嗯。……人家里面好难过……来吧!嗯……快啊……用力插人家……把人家下面……插破插烂吧……嗯……」。

  果然熊哥不出所料,可心已经完全缴械,早已卸下心防与矜持,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与一丝理智清明。现在的她只像是一个飢渴且丧失心智的荡妇般,极力想要男人对她疯狂性爱做为心灵与身体上的慰藉,再也不管什么道德廉耻。虽然二人对可心猛烈的摧残蹂躏,让可心痛苦得流下眼泪来,而她那蹙眼颦眉的淒美神色,让熊哥兄弟二人看得是既过瘾又刺激,就在二人一轮风狂且粗暴的顶肏之后,她主动挺起并摇晃着那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诱惑着小钟与熊哥的大肉棒,脸上神情又是淫荡又是狐媚,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迷醉,就像是瘾君子对毒品的渴望一般。

  「嘿嘿嘿嘿……小骚货,这可是你要求的……嗯……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就让老公来好好疼爱你个小骚货吧……!」。熊哥兄弟二人听到可心的娇唤不禁心花怒放,他们知道此时已经完全征服了可心这个绝色美人。

  小钟说着同时再次掰开可心白皙修长的美腿,并把一支美腿架在肩膀上一只手扶着自己那仍硬挺粗涨且佈满入珠突起肉瘤的硕大阴茎,抵在可心下身那已经肿胀的嫩苞蜜穴外,腰部用力一挺,瞬间比拳头大的龟头用力地破开了阴唇,藉着先前抽插分泌的淫水润滑直接突入子宫花心深处。而在可心面前的熊哥在可心主动的张嘴配合下,将硕大的阴茎捅入可心诱人的小嘴当中。

  「哦……我的小骚货,你小穴好热、好紧……夹得我……呼……好爽……妈的……被我们干了这么久居然还这么紧,简直是一个尤物啊……」。小钟轻叫着用力挺腰把他那丑恶彪悍的阴茎顶进了可心的滑腻阴道里。

  「啊啊啊啊……好粗……好大……啊啊……插进去了……嗯……。插得好深……嗯……不要啊……人家受不了……啊……」,在小钟插入后可心忍不住一声羞赧的娇啼,双眼泛现一丝水气,粗长的巨物再度破开嫩苞蜜唇,强而有力的侵入她的身体的撞击力道,让她感到阴道非常肿胀且充实,ㄧ股舒畅爽快的销魂滋味油然而生,同时将她那美丽的臻首向上扬起并开始ㄧ阵惊呼与娇啼,说明了她所受到的冲击与销魂快感的程度。在臻首扬起高声淫叫之际,原本含在嘴里的熊哥阴茎也就因此随着可心头部的大动作而离开了她的嘴巴。

  熊哥对於可心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他轻轻的抚摸着可心的秀发,低声说道:「嘿嘿嘿……小美人儿!想要继续吃我的大肉屌吗?在下我随时可以奉陪,满足你的需求哦。怎么样……是不是让淫贱的你被搞得很爽,爽到升天去啊?」。

  熊哥淫笑的声音如同暮鼓晨钟ㄧ般,一字一句的传入可心的内心,原本这些淫言秽语只会让她心生厌恶,过去不管是徐建、思建等人也从来不会对她说出这种淫秽不堪的话语。但是此刻,听到熊哥大胆且粗鲁的话可心非但不觉得讨厌,反而还有一种莫名的新鲜刺激感,心中不由的变得更加渴望阴茎的插入。熊哥见可心双颊绯红,与带着娇羞且狐媚的眼神后已经了然於心。他扶住粗壮狰狞的大肉棒,在可心的绝世容颜上来回摩擦,灼热且粗大的龟头不时的在可心的唇边滑动着,但是偏偏就不插入她那诱人的小嘴中满足她的渴望。

  「嗯……啊……我要……我想要……你的大傢伙……啊……」熊哥又热又烫且狰狞可怕的龟头,似乎要将可心的俏脸灼伤一般,可心双唇微开,晃动着美丽的螓首,似乎是想要迎接熊哥那根肉棒的侵犯,只是熊哥似乎有意戏弄可心,他不断的摆动着腰部让硕大的阴茎不住的在可心眼前大幅晃动着,却犹如ㄧ条黑色的蛟龙一般灵巧的闪避着可心的小嘴。

  「啊……拜託你,讨厌……别这样子对人家……人家……人家好难受……人家现在就要……你的大鸡巴……给我……」。见到可心苦苦哀求的淒楚哀怜神情,熊哥不禁心中一阵狂喜,他灵机一动突然用粗大的手指大力的捏住可心的鼻孔,可心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忍不住张开小嘴大口的呼吸并惊叫起来。

  「啊……你!干什么?不要啊……唔……啊……」,熊哥见状赶忙将龟头移至可心嘴巴前面,再往前用力一挺,利用可心张口呼吸与惊叫之际,将他粗壮的阴茎直接捅入可心诱人的小嘴中。

  「滋滋滋滋……啧啧啧啧……」,可心的臻首不停的上下摆动,吸吮着熊哥的大肉棒,不时发出响声。此实熊哥见可心的头发散乱,将她整个俏脸遮住,忍不住伸出手将可心的垂下来的秀发拨开,仔细的欣赏可心主动对他口舌服务的姿态。熊哥的动作让可心大羞,他ㄧ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被熊哥如此看着让她颇为难堪与娇羞,她小嘴含着肉棒不停的吞吐,香舌不停得在龟头与阴茎上滑动舔拭,同时含糊不清的说道:「不要……别这么看……不要啊……嗯……」。

  熊哥见可心如此主动却又娇羞的模样,心中不禁欲念大炽,全身血脉为之喷张沸腾。他伸出双手捧住可心的臻首,同时腰部用力的疯狂挺动,再次把可心的小嘴当做肉屄大力抽插起来。

  另ㄧ方面小钟在享受可心稚嫩紧实的蜜穴含咬着他的阴茎的舒畅后没多久,与熊哥颇有默契的再度一起用力挺腰让硕大的阴茎冲撞着可心下身蜜穴与小嘴,开始再次对可心进行疯狂的蹂躏摧残。

  「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好……好老公……啊啊啊啊……下面好痒……好热啊……啊啊啊……用……用力……再来……啊……对……嗯……好……好深……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哦……啊啊……啊啊啊啊……人家……人家不行了……快要不行了……啊啊……又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嗯……」。可心的淫荡娇啼声音不绝於耳,脸上浮现出了一副痛苦不堪但却又似舒畅至极的诱人勾魂神态。

  熊哥与小钟二人猛烈的顶肏和疯狂的抽插,就像在宣泄心中的积压已久的不满及愤怒,彷彿他们是与可心有着深仇大恨一般不断的的蹂躏摧残着她,也不管她是不是会因此受伤或是受到伤害,他们运用自己杀气腾腾的粗大阴茎,如同是淫兽不断屠戮和宰杀着在胯下婉转承欢的人间仙子,熊哥还用力的揉捏着可心浑圆尖挺的双峰,并用力弹击与掐捏拉扯着可心早已充血挺立的小蓓蕾说道:「嘿嘿嘿。。。我就不信今天还有谁会来救你?不是早就告诉你与其做无谓的挣扎,还不如一开始就配合我们兄弟俩人,嘿嘿……现在爽到了吧……操……之前我们兄弟在台湾栽的跟斗,今晚要从你身上全部讨回来!妈的。。。!」。

  熊哥的大肉棒在可心的小嘴里不断快速无比的进进出出,左冲右突,粗大狰狞的龟头刮擦着可心的口腔内壁,偶尔还会直捣入可心的喉咙深处,加上身后的小钟持续大力的操干着她的蜜穴,让她感到非常的难受。但是在她痛苦无比,异常难受之际,却有着ㄧ丝丝的兴奋与快感,她忍不住贝齿微微一合,含咬住了熊哥疯狂抽动的肉屌,香舌同时在他的龟头马眼处不停的搅动拨弄着。

  「啊……爽啦……我忍不住了……!」,熊哥大吼一声,双手忍不住更加用力,将硕大的肉棍插入可心的喉咙深处。此时熊哥阴茎直径暴涨,在可心的嘴里的跳动起来,突然龟头一热,马眼大开,一股滚烫浓稠的精液在可心的嘴里爆发出来。

  「啊……唔唔唔……啊……咳咳咳……唔……咳咳咳……嗯。……」。被熊哥大量精液灌入嘴巴与喉咙的可心,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只是与过去她拼命的想把精液给全数呕吐出来的情况不同,这次除了少部份从可心嘴角流出来的精液外,可心将熊哥大量浓稠且腥臭的精液全部一口吞下去。而熊哥也在这ㄧ次的大爆发,在让可心清理ㄧ下阴茎后,也到一旁去休息,看着小钟与可心的酣战。

  长夜漫漫……熊哥兄弟二人在休息片刻之后又轮番上阵,除了一次又一次的换手、也不断地变换姿势猛烈蹂躏摧残着可心,而可心就犹如是热锅上的一块嫩肉,随便他们二人翻来覆去的煎煮炒炸,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二人一起进攻,可心刚开始只能逆来顺受,到最后整个人在情欲的操控下也跟着沉溺於中。她不晓得今天晚上自己被这两头淫兽连续奸淫了多久,她也不复记忆是谁在前、谁在后,或是谁在上、谁在下。从ㄧ开始被他们二人蹂躏摧残到现在为止,可心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已然从一个气质高贵的人间仙子,变成了黑道人物恣意玩弄的性爱玩具。

  「嘿嘿嘿……小骚货……呼……看来你简直是骚到骨子里去了!而且啊……嘿嘿……你好像很喜欢被多人给」大锅炒「哦,既然这么喜欢被」大锅炒「,前面干嘛还假惺惺的拒绝我们呢?操你妈的……!老子最讨厌装模作样又心高气傲的贱女人。噢……干你娘的……真是舒服……好棒的小浪穴……喔……真爽……我他妈的连灵魂都要出窍了……」。身后的小钟也同时接口嘲讽道。

  「是啊……外表看起来气质那么高贵高贵,典雅端庄的美女。哼……我呸!结果被我们兄弟俩一操干起来就跟一条发情的母狗没啥两样。啊……不对!是连条母狗都不如!」。

  熊哥与小钟的话让可心听了感到既悲哀又羞惭,内心一股自暴自弃的心理再度油然而生。此时小钟突然又有新花样,他在抽插了数十下以后,突然开始用力拍打着可心的娇嫩雪白的翘臀问道:「说……!婊子,我这样干你,这样子打你,爽不爽啊?」「啊啊啊……太长了……好粗……啊啊……好痛啊……别打了。……轻一点嘛……嗯……人家……人家受不了了……啊……顶进去了……嗯……不要啊……啊……别……别停啊……啊啊……好麻。……啊……美死了……人家……快不行了……啊……好爽……嗯。……快要来了……啊……要来了……」。可心再次高声放荡地淫叫,毫无顾忌地放声哀叫着,小钟与熊哥二人带给她的凌辱与刺激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极限。

  小钟接着在操干没多久慢慢的放缓腰部挺进与松开双手扶住可心纤腰的动作,让可心自己挺腰抬臀,主动的恣意迎合着粗壮的阴茎在她蜜穴的进出,随着可心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窄紧密实的小穴紧紧地包裹住小钟的阴茎,将他的龟头又吸又咬又含,让他有着说不出的愉快,而空出来的一只手,则溜上了可心那浑硕坚挺的乳房,爱不释手地爱抚把玩着;另一只手则是随着可心身体的迎合节奏与动作,持续不停的在可心娇嫩的雪臀上用力拍打着,犹如是一个将军鞭策着胯下的骏马一般,让可心这个人间仙子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愈来愈扣人心弦的淫叫声。

  「嗯……啊啊啊……好老公……好粗啊……人家快不行了……啊……好深啊……啊……顶住了……啊啊……顶到里面去了……嗯。……啊……快……人家我要……快一点……用力……啊……对………嗯……好……老公……人家……好爽……嗯……再来……嗯………啊……再快一些……再快……啊……用力……啊……对……嗯……好舒服啊……美死人家了……」。

  可心身体迎合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大,基本上她都是让小钟近十六公分长度的阴茎整根快要拔出,仅留着部份龟头在蜜穴中,然后又一下猛烈的插到底,犹如是可心想利用小钟粗壮的阴精将自己的蜜穴给捅穿干破似的,剧烈的抽插让可心的淫液不断的大量泌出,让小钟髒黑且狰狞的大肉棒让更容易进出。

  有人把女人叫做马子,而现在货柜屋内正是一场淫荡无比的「赛马大会」。

  一匹全身赤裸且身材玲珑有緻,美貌赛过仙子的「马子」正在被两个「骑士」轮流驰骋骑乘着,他们二人轮流「骑马」,骑了一次又一次,跨下的「长枪」同时疯狂猛烈地对着胯下骑乘的「马子」大发淫威,彻彻底底地控制着胯下「马子」的娇美胴体。可心这一匹早已动情发骚的「马子」在被熊哥兄弟二人给她恣意跨骑、快意奔驰与猛烈的鞭策下,浑身都脱了力,全身香汗淋漓,但心中的欲火却是随着「骑士」的驰骋而更加的猛烈,拚命迎合着他们二人的轮流操干,任他们二人对她的娇躯恣意的挞伐。

  而可心被骑了的不止是身体,被熊哥兄弟俩人这般疯狂的操干与心智上的打击下,连芳心都被他们给奸淫了,精力和蜜液淫水一下下地被抽汲出来,而熊哥兄弟他们二人的体力却是近乎无限,可心深陷在情欲的漩涡中主动的挺腰抬臀迎合的心花怒放、欲仙欲死,彷彿沉溺深陷在无穷无尽的欲海中,不能自拔。

  小钟与熊哥不知轮流操干了胯下的可心多少次,看着可心已经被两人给疯狂奸淫到失神,迎合的逐渐无力,茫酥酥的软瘫着,显然可心精神与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再也承受不起兄弟二人如同狂风暴雨般的侵犯,没顶於性爱漩涡的仙子达到了无数的高潮,销魂蚀骨的快感笼罩着她全身上下,让她的呻吟娇喘声中包含着无尽的满足与愉悦。但是熊哥兄弟二人先前为了能彻底疯狂的彻夜奸淫可心,与自己达到最大的满足感,皆已服下2颗威哥,让他们的大傢伙更为持久,现下虽然已经泄了几次,但是阴茎仍然粗壮坚挺着。虽然操干到最后可心因为气力放尽而无法主动的迎合导致他们对此有些不满,但取而代之的疯狂抽插的动作却是更加得猛烈,犹如是要将可心的蜜穴与小嘴干穿似的。

  可心已经被熊哥二人轮流操干得白眼直翻,一丝丝的淫叫娇吟声音愈来愈弱,眼看是再承受不住了。此时轮流在身后的小钟只好将架在肩膀上的美腿放下,让可心早已酸软的身子得以支撑,接着双手再次抱住了可心的纤腰,开始一轮的猛攻。而在前面的熊哥也用力抓住可心的臻首与扶着她的肩膀,让他可以继续在可心的小嘴抽插。

  「啊……不要啊……不行啊……嗯……人家……人家真的不行了……拜託……让人家……休息一下嘛……啊……不要……别这样子……不行了啊……」,可心以着充满哀怜的语气向熊哥与小钟恳求着,现在的她整个人已经是气若游丝,若不是小钟与熊哥二人抓着她的身体,早就瘫软趴到床上去了。

  「妈的……怎么我们兄弟俩才刚刚爽到,你就在给我装死不玩啦?哼!没那么容易。告诉你吧!今天晚上我们兄弟俩不把你干到通霄,我们就跟你同姓!操……」。虽然小钟不断的厉声对着可心吼,但已经是精疲力尽的可心早已无力迎合,她任凭小钟边肏边打,就是无法如同前面一样主动且热烈的配合着二人操干的动作而主动的挺腰抬臀去迎合。

  她的这种状况惹火了小钟与熊哥,只见熊哥猛然揪住她的头发往后用力一拉,然后便愤怒的说道:「妈的……你还想装死!好,既然你想装死不玩了,那我就来让你嚐点不一样的,保证让你清醒过来,绝对不会想要装死。嘿嘿嘿嘿。……」。

  愤怒的熊哥突然站起同时向小钟挥了一下手。看到熊哥的手势小钟赶忙停止对边肏边打的动作,连忙抽出还插在可心蜜穴的阴茎后将位置让开站到一旁。熊哥走到可心的后方蹲了下去,双手用力抓着可心的纤腰调整她的姿势让翘臀高高挺起并对着他。此时只见可心丰腴雪白且娇嫩的粉臀便暴露在他眼前,他将伸手将可心的雪嫩的臀办用力掰开,紧闭的后庭菊花洞就浮现出来,熊哥顿时觉得血脉贲张,冷笑了一下,头ㄧ低就伸出舌头将整个嘴巴往可心的后庭菊花洞亲了上去。

  「啊……这是?」,可心只觉臀瓣被人用力掰开之后,随即感觉到后停菊花外伸来了一条滚烫湿滑的舌头,在菊花洞口与周边舔舐着且不断的意图要伸进后停菊花洞中。

  「啊……不要啊……那里……那里很髒……别这样……」,可心羞耻难忍,清秀俏丽的脸上变得扭曲,嫩臀像ㄧ条蛇ㄧ般不断的游移动晃动着。

  「嘿嘿嘿……小美人儿……你身上没有一处不美……就是连这里……。嗯……也是香的……」,熊哥含糊不清的说话同时,ㄧ只手伸到可心的后庭菊花洞口,突然用两根手指伸进菊花洞内并用力将它撑开,舌头顺着被撑开的菊花洞伸到里面舔舐着可心从未被人触及到的菊花洞幽径。

  此时的可心闻言羞耻难忍,身体却极其受用,忍不住摆动纤腰与雪臀,强忍着从臀部传来的阵阵痛楚,迎合起熊哥的入侵。熊哥见到可心的反应后冷笑了ㄧ下,突然又插入了ㄧ根手指进去,并开始疯狂的在菊门幽径内搅动。另ㄧ只手则是伸到可心的蜜穴口,手指并拢犹如ㄧ只手刀ㄧ般突入可心的蜜穴中同样疯狂的搅拌与旋转抠挖着。

  「啊……好痛啊……不要……别这样……痛死人家了……快收回去……」,下身两处敏感的肉壁被手指磨擦抠挖着,可心被蜜穴与后庭菊花洞内强烈的充实感与疼痛感不断刺激着,身体禁不住的喘息加剧与绷紧绷直,一大股淫水阴精喷射出来,再度达到了另ㄧ个高潮,她受不了这个剧烈的冲击,整个人ㄧ把瘫软在床上,嘴巴张得大大的,气喘吁吁,像一条在岸上的小鱼ㄧ般无助的呼吸着。

  「操……还真是她妈的紧!果然还是原装货,而且还真的不是普通的紧哦……嘿嘿嘿嘿……我真担心等ㄧ下用我下面的大鸡巴操干你的屁眼,或是给你来个」双龙抢珠「、」两穴修罗刀「与」后庭拳交「,我们娇滴滴的小美人儿会不会吃不消喔……」,熊哥淫笑得的说着。话一说完就对着小钟比了个手势说:「去把润滑油给我拿过来。」。

  熊哥之前在军中服役时就曾因为性欲苦闷难耐,将连上ㄧ个白面斯文的新进士官,把他从后庭给强上了,让他后来成为熊哥的禁脔。只要熊哥没有休假离营,几乎每隔几天的晚上,他都会被熊哥胁迫捉到厕所或是暗处通屁眼,发泄性欲,不然就是帮熊哥含着阴茎吹喇叭,所以熊哥早已经习惯并喜欢上操干菊门幽径的紧窄滋味了。

  后来不幸东窗事发,熊哥他也因此被军事法庭判刑入狱,同时被军队给强制汰除并解职,断送了他原本军中大好的前途。出狱后就在弟弟小钟的引荐下加入了帮派,凭藉着他的军事专长背景与身手,很快就被帮主重用。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好色的熊哥在加入帮派后却又藉着担任帮主年轻的新婚嫩妻的贴身保镳的机会,利用帮主出国之际,与小钟ㄧ起将帮主的新婚嫩妻给强奸了,且强奸的方式与手段极度的凶残,导致全帮对他们兄弟二人发出追杀令,不得以才与弟弟一起逃亡到中国,并加入DH寻求保护。

  「嘿嘿嘿……小美人!等一下就让你先体验ㄧ下什么是」双龙抢珠「的乐趣,我看你的后庭应该还没有人给你开苞过吧!嘿嘿嘿……今晚就让你好好的体验一下后庭开苞的滋味!保证让你终生难忘哦!」。

  「啊……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下。前几天晚上在高级俱乐部里面,我就不理会那个小姐的哀求反抗,将我的阴茎直接刺到屁眼直肠深处,将她的屁眼完全扩张开来,在我加快抽插的速度与力道ㄧ轮后,她已经是被我整治的要死不活的,最后更精采的是她突然间直肠肌肉一松,从阴阜中央喷出一道金黄色的尿液出来,洒到整张床都是尿水,弄得整个房间骚臭不堪,最后她整个人就赤裸的瘫软倒卧在自己的尿水中昏了过去。」。

  「另ㄧ个小姐被我老弟搞得更是淒惨。她先是被压制在下面难以翻身反抗,只能低声啜泣,被人紧紧得抓着屁股,任由一根大鸡巴,捅在屁眼里面快速猛烈的进进出出,每一次拉出阴茎,都好像快把直肠嫩肉给拉了出来,甚至龟头还将肛门深处的粪便给刮挖了出来。到最后可精采了……!嘿嘿嘿……那个婊子居然在达到高潮的时候,在床上失禁,直接将粪便屎尿ㄧ股脑的,ㄧ起全部排放出来,搞得整张床真的是超噁心的!」。

  「话说那天的3个小姐当中,好像就只有最后ㄧ个,被我们兄弟二人用」双龙抢珠「搞到最后还可以勉强下床。小美人儿啊……今天你运气不错,我保证这3种性爱方是你绝对都可以享受的到。好了……还不赶快给我趴在哪儿……。翘起屁股来……快啊……」。熊哥ㄧ边命令着可心,ㄧ边毫无怜香惜玉的伸手在可心的雪臀上用力拍打了一下,留下了ㄧ道鲜明的红色掌印。

  熊哥伸手接过小钟弟过来的润滑油,先挖了ㄧ些涂抹在可心的后庭菊洞上,而自己的阴茎也同样涂抹的湿淋淋的,接着用力扒开可心雪嫩的的臀瓣,把粗壮的大鸡巴扶正对准可心的菊花洞口,腰部一沉就向菊洞里面猛挤。问题是想要与可心这个人间仙子肛交却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容易,可心的后庭尚未被人开发不说,且熊哥粗大的龟头非同小可,尽管已经用手指扒开到最大限度了,仍无法将龟头给挤进去半分。

  可心原本是等待着接下来的ㄧ连串酷刑。但是当她听到熊哥讲到前几天晚上在高级俱乐部中以肛交方式对待里面小姐的惨状后,心中不由得惊慌害怕起来。

  生性爱洁的她ㄧ想到那几个俱乐部的小姐最后被以肛交方式操干到失禁,屎尿横流在整个床上,最后整个人被操到失神瘫软昏倒在屎尿当中的悲惨世界,赶紧开始企图挣扎起身。

  可心惊恐万分,她实在难以想像自己被熊哥兄弟二人那般粗壮狰狞的阴茎强行插入屁眼,将她娇嫩的彤体整个破开撕裂,最后甚至是被搞到大小便失禁是何等惨烈噁心的可怕画面。她开始向二人哀求。

  「喂!小钟!还杵在那里干啥?还不赶快过来帮我压制住这个骚货!」。熊哥不理会可心的哀求,对着小钟吼到。

  「不要……不要……我不要啊!你们这两个变态、疯子、禽兽!快放开我……不要啊……」。

  在熊哥与小钟的压制下,可心的挣扎终究是徒劳无功。在挨了小钟几个耳光之后,她也无力挣扎了。熊哥费了很大的劲想要突刺进入可心的后庭菊门,他知道只要龟头能够干进去的话,后面就容易多了,但是可心的肛门洞口有一圈括约肌,筋肉非常的紧实,尽管熊哥费尽心力,弄的满身大汗,好不容易他才推挤进去半寸许,但是光是这样就让可心受不了了。

  此时的她早已被折腾痛得泪流满面,全身发抖挣扎起来,同时放声猛烈哀嚎着叫到:「啊……不要啊……不行……好痛……快拔出去啊……我受不了了……人家的屁股要裂掉了……啊……别这样子……真的好痛……。痛死人家了啦……痛啊……要死了……啊……你……你快停啦……。啊……快给我拔出去……啊……屁股好痛……我好痛喔……啊……。我快要死了啊……啊……要死掉了啊……」。可心声嘶力竭的大声哭叫哀求着,同时全身也不断的害怕颤抖着。

  「啊……不要啊!别这样!拜託你们,算我求你们了,千万不要这么做!你们这样做,我的屁股真的会被你们操到整个裂开烂掉的。拜託你们,不要啊。……这样子吧!我让你们爱怎么玩……就……就怎么玩……但是请你们不要……不要去弄我的后庭……求求你们……你们如果这样做……我一定会被你们活活弄到死的……拜託……只要你们不搞我的后庭……我……愿意让你们一直干……ㄧ直玩……玩到你们满意为止……」。说到最后,可心因为害羞将眼睛闭上而声音也低了下来。

  可心的声音是如此的婉转动听,让人疼惜爱怜。且看着可心那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哀求神情,很少男人会拒绝她的要求。但是令可心更难以启齿的是,在熊哥粗壮的阴茎进入她的后庭时,哪怕是仅有不到数吋,让她除了感受到粗糙狰狞的龟头刮擦着后庭幽径肉壁嫩肉的交合快感外,还有一种要大小便失禁,整个排泄而出的ㄧ丝快感,这二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迅速在她体内交互的做用,让她身心一直处於痛楚与疯狂的边缘中。

  此时熊哥正因无法吋进而急得满头大汗,一筹莫展之际,猛然望见可心的绝世容颜,看着着她那淫靡且狐媚与我见犹怜的苦苦哀求表情,而当可心ㄧ双泛着水漾且哀怜的美眸幽幽地望向他,与他四目相交的时候,突然他心里兴起了一阵莫名的激动。这个女人实在真的是太美、太漂亮了!美到他不知该怎样形容、美到他舍不得继续将她给摧毁,只是……过了今天晚上,他也不晓得自己还能不能再有机会一亲芳泽?突然……ㄧ个凌辱计画在他脑中油然而生。

  「嘿嘿嘿……我的小美人!今天晚上被肏得很舒服吧?我看你很有性爱的天份,天生就是当妓女的料,根本就是不必训练就可以直接去当妓女接客了。这样吧!你若肯当我们的婊子,我们就不玩你的屁眼,否则我看我们兄弟俩今天还是先把你的屁眼给操烂、操坏了再说。」。熊哥对着可心淫笑的说到。

  可心发现熊哥与小钟二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知道若不答应恐怕等一下自己的后庭将会被他们二人疯狂的摧残到难以想像的境地。在权衡了ㄧ下利弊得失之后,不如就先假意答应,走ㄧ步算ㄧ步了。因此她便脱口说道:「好……我……我愿意当你们……的婊子,只要不去碰我的后庭,其他的……随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听到可心的话之后,熊哥依旧咄咄逼人的问着她说:「嘿嘿嘿……小美人儿!别以为我们不之道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你也别想要忽悠我们,我告诉你吧!婊子就是妓女,而妓女除了身体任我们兄弟玩弄之外,还必须接客赚钱,所以你说你愿意当我们的婊子,就是愿意去当妓女去赚钱给我们花啰?」。

  「什么?你们别太过份了!」。可心毫不考虑的一口直接回绝熊哥的要求。

  「是吗?那今天晚上我们两人就要操烂你的屁眼啰!嘿嘿嘿嘿……!」。

  「啊……这……我……我……好……我……我愿意当妓女去接客……赚钱给你们花……求你们别……别玩弄我的后庭。」。可心万般无奈之际,只好先答应熊哥这个无理的要求,之后再看情况见招拆招了。只是连可心自己也不知道,当她身心真的坠落下去的时候,也不晓得是什么原因,说出这ㄧ句话时,她的心底竟然兴起了一丝带着罪恶感与被淫虐的快乐。

  熊哥与小钟兄弟二人都听到了可心自甘堕落的宣示,眼睛在那一瞬间全都亮起来,小钟同时用一种既嘲讽又轻蔑的口气对着可心说道:「嘿嘿嘿……小美人儿你真是ㄧ个标准的妖艳贱货,呸!他妈的……看到你的外表与气质,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你有多高贵与冰清玉洁咧!没想到居然也是ㄧ个人尽可夫的妖艳贱货!」。

  「嘿嘿嘿嘿……我的小骚货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好……就不玩你的屁眼,但是……嘿嘿嘿……今晚要你被我们兄弟俩人操到下不了床,明天再把你弄到山口组或是香港新义安经营的高级俱乐部去。嘿嘿嘿……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气质且仪态端装,对性爱技巧又极有天份,ㄧ定会成为首席红牌的。到时候你的收入,可是比你当高中英文老师要多出好几倍呢!而且又能够享受到与人做爱的快乐,可以说是有的玩又有得赚,岂不是一举两得。嘿嘿嘿。……当然啦!你的身体当然还是要继续给我们兄弟俩玩弄,赚的钱九成要给我们花啦!」。

  「喂……!给我打起精神!我老哥已经答应你不去通你的屁眼啦!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吧!对了……老哥你刚才玩了那么久,现在轮到我了吧!」。

  听到熊哥的话之后,如释重负以后的可心,已经全然忘记了什么是尊严和羞耻心了,她不再压抑自己的心灵、也不再抗拒身体传来的阵阵对性爱渴望的感觉,她全部抛开理智与自尊,再次打起精神全力迎合着熊哥兄弟二人的操干。而与前面的性爱不同的是,现在的她完全是自己身心俱已堕落加上「红天使」药性影响,让她变成ㄧ个无比妖艳狐媚的绝色妖姬。与先前单纯受到「红天使」药性影响的情况,已经是大不相同了。

  「啊啊啊……用力……嗯……对……好老公……啊啊啊……就是这里……啊啊啊……再来……人家还要……对……啊……不行了……人家快不行了……嗯……对……把你的大傢伙……全射进人家子宫吧……人家……不行了……啊啊啊……不行了啦……啊……出来了……啊……丢了……天啊……爽死人家了……弄死人家啦……啊……美死人家了……好爽……啊……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啊……」。

  可心开始淫荡狐媚无比、狂喜至极地浪叫呻吟着,没过多久完美无瑕的白皙娇躯一阵急促紧密的哆嗦痉挛,十根雪白晶莹修长的纤纤玉指紧紧抓着熊哥的身体,白皙且修长的美腿更是绷得紧紧的,整个身体怪异地抖动起来,同时嘴里也发出了诱人的浪叫声,然后她的双腿就像突然抽筋一般,持续激烈的抖动摇晃了片刻之后,接着便持续听见她哭泣似的高声淫声娇呼。

  小钟与熊哥晓得可心再度爆出了高潮,但是小钟并未因此就停止抽插,他反而更加剧烈的纵马奔驰,从后面继续操干着可心。整个人仍在高潮洗礼下的可心哪里受得了如此剧烈的冲击,没过多久就求饶道:「啊……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啊……求求你……停下来……休息一下……拜託。……我真的不行了啦……嗯……」。

  可心说完便露出一副难以承受的楚楚可怜的娇羞模样,但她那轻咬下唇、眼神迷濛的表情,却让小钟与熊哥看得心旌动摇、亢奋无比,就在这一出神之间,小钟只觉自己精门难耐,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迅速窜遍全身。小钟明白自己也到了临界点,因此他在猛吸一口大气之后,硬是拼着吃奶的力气,展开了最后的冲刺。

  「呼……妈的!实在是有够爽的!熊哥……听说我们组织有在卖ㄧ种叫做什么天使的神奇东西,听说吃了之后比威哥更加生猛百倍。过几天我们也去弄个几瓶来吃吃看,再来狠狠的操干这个婊子,岂不是爽翻天!」。

  「嘿嘿嘿……这是ㄧ定要的!那是ㄧ种叫做」蓝天使「的东西。虽然那ㄧ小瓶要价不菲,但是如果是用来操这个婊子,那么再贵也都是值得的……」。

  【完】